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中有路

自性如湖水,清澈明了;入定如晴空,万里无云。

 
 
 
 
 

日志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2013-10-25 23:10:10|  分类: 法国、瑞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视觉“疲劳”直接导致将长焦镜闲置在住地,只带了一枚定焦镜轻装出门,况且天色不佳,也就无法提起“到此一游”随意拍摄的兴致。

9点半抵达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大门紧闭排队等候入场也就寥寥几人,即刻意识到可能又自以为是了,翻阅书籍后才知道艺术中心11点才对外开放。所幸,位于塞纳河上的西堤岛距离蓬皮杜中心并不远,决定先去位于岛上著名的巴黎圣母院。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Paris)是一座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西堤岛上的教堂建筑,也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圣母院约建造于1163年到1250年间,属哥特式建筑形式,是法兰西岛地区的哥特式教堂群里面,非常具有关键代表意义的一座。始建于1163年,是巴黎大主教莫里斯·德·苏利决定兴建的,整座教堂在1345年全部建成,历时180多年。巴黎圣母院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圣母院平面呈横翼较短的十字形, 坐东朝西,正面风格独特,结构严谨,看上去十分雄伟庄严。巴黎圣母院正面高69米,被三条横向装饰带划分三层:底层有3个桃形门洞。(摘自百度)

走到巴黎圣母院见街角排着几十米的长队,就顺势排着后面慢慢地往前挪...,期间见几个国人转悠一圈说“排的太长,还是走吧”,那时就纳闷,好不容易来了就连等一会儿都没时间?!进门后才知道,排队是为登教堂塔顶的,是可以使用“巴黎博物馆通票”的。才近60米的高度,在狭窄的旋转楼梯竟然转不到头,当气喘吁吁地登上楼顶远眺整个巴黎,巴黎市的“矮”还是让我为之一振。阴天,时不时地飘起小雨,乌云下的巴黎并不让人感到“耀眼”,单调朴素中反而有厚实的沉淀,深铅灰色的天、浅铅灰色的建筑融合地延伸至天际。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今天是周日,有幸目睹在教堂举办的弥撒,最让人震惊且陶醉的不是教堂华美的雕刻壁画、精湛华丽的花形窗,而是在教堂空荡的空间中回荡的优雅的风琴乐和三位歌者如天籁般的弥撒曲。弥撒曲一结束,我们悄然地离开了巴黎圣母院前往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对于过于现实的我们,所展示的作品也或太超现实、或太过于抽象,或过于“简陋”,在怀揣着早期对于这座“圣殿”的崇敬之心,耐着性子地转悠了一圈。

而后返回西提岛,依次参观了空荡荡的巴黎裁判所的附属监狱、和以华美的彩绘镶嵌玻璃而堪称“巴黎的宝石”的圣沙佩勒教堂。


圣沙佩勒教堂

巴黎,人未至已“疲劳”(下) - 咖友 - 心中有路
 

而后,自然去了文化人常挂在嘴边的“左岸”,即拉丁区。先贤祠,原是路易十五时代建成的圣·热内维耶瓦教堂,1791年被收归国有脱离宗教后,改为埋葬“伟人”的墓地。地下祭室里安放着卢梭、雨果、左拉和居里夫人等对法国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的棺椁。穿过卢森堡花园,走在错综复杂的左岸街区,迷路是免不了的,所幸及时“拨乱反正”后步入正轨...。左岸著名的“花神咖啡馆”和“双偶咖啡馆”都在不经意间撞见,除高朋满座外与其他咖啡馆并无二致,像我们这些缺少艺术品味的人也就缺了沾点艺术气息的勇气和凑热闹的底气,直接行注目礼就继续往荣军院进发。荣军院,是路易十四为收容伤兵而建立起来的,但现在一部分是军事博物馆,而另一部分则是以拿破仑的墓地而出名。拿破仑墓地自然是不容置疑地华丽,不知是对伟人的敬仰,还是“疲劳”,反正观而不拍。到了巴黎,免不了去看看1889年、高度为325米为世博会而建的埃菲尔铁塔,还真是“近看不如远观、看实景不如看图片”,不是看在100多年历史的份上,我是不会拖着疲惫的身躯站在塔底抬头仰望。

晚上,返回西提岛,只为被“穷游网”忽悠的优惠折扣、含晚餐的“夜游塞纳河”。一瓶香槟还算货真价实,一盘鹅肝前餐也算有模有样,而后的一道主餐--烤鸡就差强人意了...,不过边茗香槟、边看黑兮兮的塞纳河两岸也满足了一种心情--我也乘过了。餐间,一个摄像师端着相机不断地游客拍照,乘客们都很是陶醉的配合摄影师的要求摆出各种POSE让他拍摄,当摄影师想给我们拍摄时,我们直接谢绝了。我们可是中国人,这种场景可谓见多识广...,我现在就是边用餐,边等待后戏。果然,当摄影师拿着照片和价目表挨个推销时,场景就和原先摄影时兴高采烈的场景大相径庭了,虽有“依依不舍”但又不得不“忍痛割爱”,即便现金不足,也不必着急,随身携带的POS机帮大家解决“后顾之忧”。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